大二的春梦   校园小说 

大二的春梦

大二,期末考试。我遇到了吴爱莎,考基础英语的时候她就坐在我的前面。

  这可能是我人生到此最严重的艳遇,可惜时间和地点上都是错误的。唯一没

  有错的是她的致命杀伤力。

  袭人的香气,乳白色的吊带上装露出香肩,绸质的短裙配高跟水晶凉鞋,将晶莹修长的双腿完整地呈现出来。凉风习习的初夏晴日里出现如此盛夏的打扮,极度让人血管膨胀。

  我假借重感冒之名,用卫生纸死死地塞住两侧的鼻孔才得以保持整洁的卷面完成考试。然后她又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在散考后的杂乱人群中,迷一般地消失于我的视线之外,让我更徒添一份惆怅。

  那一夜的梦让我疲惫不堪。

  梦境中我一刻不停地追逐着一个飘忽的幻影,我想那一定是吴爱莎,只有那样半人半妖的女子才会有如此魅惑的双眸和妖娆的气质,让我蠢蠢欲动,身陷泥泞却不能自拔。

  我在惊恐的尖叫声中惊醒,睡眼朦胧中,我看见被我搂在怀里的女子心魂未定的模样。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看着我,双手互住胸部,仿佛在面对一头失控的猛兽。定睛一看,却不是吴爱莎,而是同居的女友小雪。 小雪在艺术学院,我在工程学院。我们几乎是刚入大学校门,第一眼看到对方就产生了浓烈的好感。

  我喜欢她的温顺丰满、娇柔似水,典型的人前的淑女,床上的淫娃。

  她喜欢我的刚劲有力、专横跋扈。

  于是我们顺理成章的谈起了恋爱,接着又如胶似漆地同居起来。

  这种有如干柴烈火的神速,不得不感谢中学时和尚修女般的管理方式。

  小雪紧张的样子让我完全脱离梦境,重拾现在的身份和记忆。

  隔着丝质的睡衣我看见小雪白如琼脂的双乳几道深深的淤痕,显然是被刚刚在梦境中无意识抓狂的我掐出来的。我不能确定梦呓的时候有没有喊出别人的名字,感到非常的心虚和愧疚。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将她搂紧一些,让她看不到我此时的表情。

  「阿弥陀佛,」为了今后的性福生活,我头一次向神灵祈祷:「希望我什么都没有喊出来!而她也什么都没有听到!!!」小雪在我的怀里轻声的埋怨道:

  「你以后少跟人打架了,白天看你那么凶,晚上还不一样做噩梦?」我顿时笑出来了,因为即便我再做噩梦,也断然不可能会把一个名叫罗小彦的有偷窥癖的猥琐男子的名字喊出口。况且刚刚做的不是噩梦,而是春梦。这才装作理直气壮地说:「那是那小子欠打,他要是再敢在你们课室旁边的更衣室外偷窥你,我见10次打10次,直到把他打残为止。」小雪有点不忍:「干嘛非要这样,大家不都是同学吗?」我很心疼地捧这小雪的脸吻了一吻,说:「还不都是为了保护你!」小雪终于可以宣泄,刚刚的委屈,撅着嘴说:「还说是为了保护我,就知道欺负人家。你不知道刚刚把人家抓得有多疼嘛?」说着摆出一副要哭的样子。

  「有吗?老公有欺负你?欺负哪了?」我故意装不知道,一边撩开她睡裙的肩带,一边坏坏的笑着。「还有谁?你看这,不是你是猪干的吗?」说着,她略略扒开睡裙的胸襟,半露出雪白的胸脯以及刚刚我留下的爪印。

  让我不由一惊,不敢相信自己出手居然会这么狠毒,当年韦小宝的抓奶神功也不见得有如此的威力。难怪小雪会被我抓得尖叫。不得不感叹吴爱莎的毒性真的非同一般啊,他日如有机会,一定要替小雪讨回公道,顺便出了自己一口窝囊气,嘿嘿。

  小雪生气的样子让我春心大动。她是个很容易投入的女子,即便是在做一件再重要的事,只要我稍稍一挑逗,她都会停下来听我使唤,然后陪我沉浸在狂热的性爱里,不达止境不会罢休。

  事罢又喋喋不休得埋怨我害她完不成作业或者不得不挂断跟朋友的电话,每回想想,真是别有风情。我忙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夸张的说:「怎么伤成这个样子了,心疼死老公了。你说那头猪在哪,我要把它大卸八块!!」「疼死我了,你还笑?」说着粉拳朝我的胸脯擂过来。

  「老公错了,老公亲亲就不疼了。」

  然后我无耻地压在她身上,用嘴唇在她丰满的双乳上游走,不时用舌尖在突出的伤痕上舔舔。马上就听到小雪哼哼的声音了,嘴里却还喃喃的念着:「就知道欺负人家……」

  居然还敢嘴硬,看来只有让她爽爽,才可以抵消皮肉的痛楚。于是我一边把舌头转移到乳头,手从睡裙的下摆开始向里进犯。内裤已经湿透了。

  我停下嘴来问:「老婆,怎么全湿了?」

  小雪羞涩的说:「老公刚刚抓得我好紧……好舒服……所以就湿了……」「哇,老婆你好浪哦,趁老公睡着的时候发情!」 「你坏死了,做梦都作弄人家。啊……」我的手指拨弄着小雪浸湿的阴蒂,让她说话都没有了力气。

  「老公,我要……」

  「额,要什么?」

  「要这个……」小雪双手伸入我的内裤,捧着我已经血管怒张的棒棒,呢喃着。

  「要进去么?」

  「嗯……」

  「先帮老公亲亲!」

  小雪马上翻到我的上面,退下我顶得像蒙古包的内裤,张开小嘴含了进去。

  小雪的口技很生涩,不时还有生硬的齿感。但我很满足于她那投入的表情,不想打扰她。跟她刚开始的时候她是很忌讳口交这样的事情,就连说说都反感。

  至于后来是怎么慢慢喜欢上这个活儿,一直是我沾沾自喜的事情,不是哥们儿我不会告诉他。原因就是我让她迷上了我的精液。女人是个奇怪的动物,明明口里说不要,但是当有一次我强行把要射精的鸡巴塞入她口中,从此以后她就好上了这一口。所以现在我的JJ经常受伤,就是小雪的牙齿做的好事。

  就像现在,她又开始迷恋于用她生疏的口技拨弄我的JJ,让龟头一点一点地分泌出滑液,然后当琼浆玉液一样吸干净,然后周而复始,乐此不疲。我只能说目睹这个过程让我很满足,而整个感觉确实不能说是享受。而凭她这一点点功力,是绝对不可能让我口爆的。其实我可以把她的口技调教得更高级一点,那样KJ的感觉会很爽。

  但是我喜欢让小雪保留一点,属于她本性的纯真的味道,来提醒这是我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外面随意可以跟我上床的荡妇。所以总是在我感到JJ有点生疼的时候,才连拉带扯的把她意犹未尽的脸从我的两腿之间拔出来,把她唯一的衣物脱去,小雪光洁丰腴的肉体一览无遗,美不胜收。

  「老公要开始插了哦,从哪开始?」

  「嗯,老公我要从后面。」

  小雪平时也不大喜欢后入式这个姿势,她总说我的JJ太长,从后面插得太深,会疼。今天却主动说要从后面,有意思。

  于是我扶好她雪白的PP,直起背,端起枪直挺挺地刺进了小雪多水的蜜穴中。随着「卟呲」一声刺入的声音,小雪的汁液,从穴里溢了出来。小雪销魂的「啊」的声音证明了我插入的价值,她一定感觉插得很爽。我开始在她的蜜穴来回抽动,不敢太用力插到底,因为说实在的,插坏了可是自己家的老婆,会心疼的。

  小雪依稀的「哼哼」声让我觉得她不很满足,果然,她说:「老公,从后面抓我的奶!」原来要这样,我把她的肩膀扳起来,然后把双手从她的腋下伸过去抓住了她圆润而富有弹力的双乳。一边用力扣住她的奶子,下身一边发力,加大了抽查的强度,小雪的腰真柔软,这应该是dancer特有的柔韧性。

  「老公我要,用劲……」

  小骚货,这样的力度还嫌不够?我恶狠狠地插了几下,让她叫出声来。

  「老公,还有上面,用力抓我……」

  原来是喜欢我狠狠抓她的咪咪。我顿时明白来为什么还没开始她就会湿,这个女人骨子里喜欢被男人欺负,痛在此时会产生更强烈的快感。于是我牢牢扣住她的奶子,像驾马一样控制下身撞击的节奏。

  没几分钟小雪开始发不出声音,并软瘫了下来,伴随着一阵阵紧箍的感觉,她BB的汁水像泉水一样涌出来,她来了。我没有停下来,我知道她的高潮才刚刚开始。

  在接下来强力的抽插中,小雪开始丧失意识,并有了轻微的抽搐,插在BB里的棒子像正在被人用力拧干的衣物一样僵直,很想膨胀但却完全被她收缩到要痉挛的阴道箍住,开始动弹不得。

  我不得不暂停几秒钟,把小雪的屁股放下来,让她平躺。这时的小雪,已经处于假死的状态,原本丰满雪白的双奶,已经被我抓成暗红色,之前的抓痕更成了显眼的青紫色。

  我在她的脸、唇以及乳头上来回地亲了好几下,才让她慢慢缓过来。看到她的眼神有一点清醒,我又开始了插入,还没射呢。平时这种面对面的姿势小雪是最容易高潮的,因为我可以在抽插的同时变着法地吻她的唇、舌、耳垂、乳头,给她多方面的刺激。

  再接下来几百个回合的强劲抽插中,小雪果然再次陷入昏迷一样的高潮中,连叫床的力气都没有了。看到她满足了,我才找到自己的节奏,慢慢地聚集着一浪浪摩擦的快感和水乳交融的温暖,感到一股强大的暖流正冲击我的精门。我利索地把JJ从小雪的蜜穴里拔出来,塞进她的小嘴里。高潮的快感阵阵袭来,精液在小雪的口中喷射,被小雪一滴不漏的吞入腹中。

  小雪又在身边如婴儿般睡去,我点上一支烟。在橘黄色的床头灯照射下的烟雾缭绕中,我的思想又开始穿梭。那堪称尤物,刚刚步入大学校园生活的美女吴爱莎,此刻正是谁人的床上盛宴呢?想到考场里那乳白色吊带上衣里面依稀看到的无肩带的胸围的边痕,一股冲动涌上大脑,我的下面又开始有了反应。

  【完】
评论加载中..